黄山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离婚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1:35 编辑:笔名

该离开这条街了。

这条街是青石砌成的石板路,曲折有致,两边错落着旧时的老房子。

路旁的树,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把干冷的风送到遥远的天际。

零星的小清雪儿,在飘飞,在湿润着铺着深浅不一的辙痕。梅,就站在雪地上,一手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裹,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儿。女孩怀里抱在着一只蛋黄色的大布猫。

梅,又一次回首,望了望旧时青砖砌成的老屋子,那小屋曾给了她多少温馨和憧憬,给了她多少温纯的梦……现在,这双脚已迈出了这道门槛,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在门口,小女孩儿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紧紧盯着爸爸。

“你想要的东西都拿走吧”男人手里拎着个很大的布娃娃,呐呐地说。而后他蹲下身子,眼窝里含泪,看着女儿:“给你布娃娃,把布猫给爸爸吧”,女孩顺从地把布猫递给了爸爸。

梅,紧拥着女儿,对男人狠狠摇了摇了头,神情木然。她只要女儿。

从此,母女俩租住了另一条街的旧房子。

一晃儿,这个冬天就过去了。又迎来了另一个冬月。

雪,还是不疲不倦的飘着,风,还是不乏不累的吹着。

夜,还是这么孤独,还是这么漫长。昏黄的灯光下,女儿神情专注的写着作业,她就坐在女儿身边,手里织着寂寞的毛衣,心里想着孤独的往事。一切都过去了,孤独和寂寞纵然是苦海,她也不会泅回岸上,谁也不能想到他喝醉了酒,就会因为一件不足挂齿的芝麻事,就和她耍酒疯,大发雷霆,甚至拳脚相加,暴打一通。醉性一过,他又是忏悔,又是赔罪,甚至跪在地上苦苦求饶。她一次又一次忍受辱骂、惊恐和皮肉之苦,也一次又一次含泪原谅了他。终于有一次她的耐心,她的忍耐力到了极限,终于崩溃了……

夜在深,雪,还在下,风还在吹。毛衣织完了,她狠劲地扯断了毛线,也扯断了不堪回忆的思缕。

忽然有人在敲门。“谁”?梅,颤颤的问。

“是我”一个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声音。

“是爸爸”女儿惊喜地大声喊。

是他?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旋即,整个灵魂又猛地颤抖起来。

“你来干什么!”梅的声音像块冰。

“梅,我们……复婚吧”。雪,似乎把他的声音滋润得很温润,又很柔和,催人泪下。

“不!不!”梅疯也似的喊叫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许久,门发出轻轻的响声。“梅,让我进屋吧,外面好冷。”男人的声音带着哭腔。

“滚,滚吧,我不想看到你!”梅捂住脸嚎啕大哭起来。

很久,很久门外再也没有响动了,只有雪和风在呜咽。

女儿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双眼挂着两滴不干的泪痕。

梅,浑身哆嗦着,一点力气也没有,倚着门嘤嘤哭泣着,一直抽泣到天亮。当梅打开房门时,似有一股强电流冲击全身,让她震颤,面前站着一个霜雪裹着的人,伫在门前,怀里抱着一只蛋黄色的布猫,全身上下披着雪衣,眉毛和胡须也挂着白霜,脸,冻得血紫色,只有两只眼睛,含着泪水,在转动,才感觉这个人还活着。

“爸爸”!女儿哭喊着抱住男人的双腿。

“冤家呀”!梅,也哭喊着,将羸弱的身子倾倒在男人的怀里。

布猫自己滑落地下,它笑咪咪看着三口人抱在了一起……

共 11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对夫妇离婚后再复婚的故事。作品中女人对男人醉酒行径恨之入骨,不堪忍受,带着女儿离了婚。可清醒后的男人,用真情忏悔求饶,最终得到女人的谅解,三口人终得团圆。圆满的结局,正能量的主题。推荐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1-24 14:26:51 期盼你的新作!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需要预约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位置在哪里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挂号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