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霸战三界 第两百六十五章 千年等待君归来

发布时间:2019-09-25 11:46:43 编辑:笔名

霸战三界 第两百六十五章 千年等待君归来

“千年花开,他已不在。(..)新匕匕奇新地址:.”

“千年花开,他已不在。”

“千年花开,独剩悲哀。”

等待千年的花开,使得天地呈现七彩,却独剩下不见他的无奈,凄迷的声音中显出悲哀。

似感受到声音中的执念,李裕宸体会到那种漫长等待中的期待,最终是花开时的迷惘、痛苦,只剩下无尽的悲意,随七色光芒耀尽世间。

千年等待,只为他开。

千年花开,他已不在。

默默等待那么久,却只是一场孤独的等待,若是一场梦的醒来,什么都没有了。

花开了,他走了。

为他开,他不在。

李裕宸觉得悲伤,被很浓很浓的悲伤包裹,眼眸之中含有泪光,朦胧了绚丽的天空,使那七彩光芒变得迷幻,在悄然之间落泪。

泪水由眼角漫出,顺着脸庞滑落,最终落入彩色的空气,滴打在彩色不能完全照亮的地面。

似春时的小雨滴落,带着一种润物细无声,唯有点点细腻到极致的声音,伴着泪水融入黑色的土地,最终消失不见,连泪水的痕迹都抹去。

一滴泪,滋润了土地,绚烂了天空。

天空中的七色光芒发生改变,在安静之中不断闪烁,像是每一种色彩都是单独的生命,各自显示美妙的绚丽,又是相互融合与分离,层层叠叠的光芒彻底妖异了天空。

七色天,七色变幻、迷离。

“你来了,终于来了。”

声音轻轻响起,带着最细腻的温柔,具有一股魔力,动摇七色的天空,悄然钻入心扉。

是的,我来了。

李裕宸很想回应,张开嘴巴述说,却只有微弱的气息代替了无声的无奈,把那份忽生的错感压在心中,说不出那似乎应该说的话。

“你终于来了。”

再响的声音含着一种等待千年的如愿,似哭泣的笑,无尽的悲伤由眼泪逝去,笑容多出凄迷,不管那过去的时间,不理睬那曾经的沧海桑田。

来了,终于来了。

终于来了……这就够了,真的足够了……再漫长的等待也都是值得。

七色交映圣辉悄悄洒下,把黑暗的白骨地照出若是仙境的梦幻,只有不断变幻的彩光氤氲着终于等来的美好。

千年等待,终有花开。

千年等待,只为他开。

它等到他,花开为他。

七色花开七色天,七色交映忘千年。

终于等来,是千年等待的得偿所愿

霸战三界  第两百六十五章 千年等待君归来

,是甘愿沉睡、沉寂千年的付出,获得最初时候想要的回报,亦是甘愿付出的不求回报。

为他,只为他,一切为他。

花开,他来了。

七色梦幻中,李裕宸若有所思,似乎是想起遗忘的一切,想起在这本是白骨地的黑暗世界中的模糊的曾经。

好像……是有一朵花,一朵很小很小的花,开在白骨地的最中央。

似乎……应该是没有真正开放吧,只有中央的小花骨朵,过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真正长大,仍旧是花骨朵的模样,还很小很小的,大概……能与一截手指相当。

他注意到这朵尚未开放的还是花骨朵的花,在这死地呆了很久,漫长到不存在时间。

花未开,一直未开,甚至失去生机,向着生命凋零的枯萎。

“开在这死亡绝地,本就是死亡与生命的宠儿,不应该这样轻易的枯萎、死去。”

“死地中孕出的生机,应是万物之灵,能够开出生命最美丽最绚烂的色彩,把生命的极致充分演绎,开出只属于你的一片天地。”

“生命的尽头,乃是死亡;死亡的及近,便是生命。”

“生亦死,死亦生……生生死死,本就是一体,不过是不同时候有着不同的体现,又有何来的分离之说?”

血液,从指尖溢出,轻轻滴落在即将枯萎、死去的花骨朵上,将生命气息传递、转化,为这死地中的小花带来生机,给它一个可以尽情绽放的机会。

高处轻落的血液,让沉寂的花骨朵恢复神采,似真的具有生命的活力,像是从低头到抬头,高昂着要活下去的意志,把血液吸收、保存,尽情汲取血液中所蕴含的庞大的生命能量。

“你很美丽,也一定会绽放只属于你的美丽。”

“生长吧,绽放吧,相信……将来会有你的一片不一样的天!”

算是激励,算是祝愿,渐渐消弭的声音伴着身影的离去,缓慢而平稳的脚步走动在白骨堆,踩着熟悉的土地,似漫无目的的前行,似坚定不移的寻觅。

时间,淡去了痕迹。

李裕宸看到了,景象很模糊,又有一种难以说明的清楚,就似发生在自己身上,被忘却的曾经的记忆再度忆起。

可是,不是我。

那份熟悉之中有陌生

霸战三界  第两百六十五章 千年等待君归来

,又在本能中有着抗拒,在尚未彻底证明之前,不愿承认。

“你给了我生命,给了我生存的机会,我甘愿沉寂千年,只想为你绽放,绽放出生命极尽的绚烂。”

“我苏醒,你已不在……你已不在,我便等待,就像是沉寂之时的等待为你绽放,忘记了时间,也从来不会在乎时间的存在,等着你回来。”

“我等了很久……而你,终于回来了。”

“知道吗,我现在好开心,比我能够活下来还要开心。”

“见到你,真的好开心!”

七彩光芒氤氲的梦境中,出现一名女子,还未等李裕宸看清,便是扑入他的怀中,似用尽生命的力量将他保住,不愿再让他离去。

你,我……

李裕宸张了张嘴,仍旧只是无言,内心有着压抑,让那不浓的喜悦淡去。

我不是他,我真的不是他。

他很想这样说,可是说不出口,连口型都无法被突然出现的女子看到,很想挣脱,却没有挣脱的力量,柔软而温暖的紧密触感让他很不自在。

女子哭了,是笑着哭的,哭出了伤心,哭出了开心,哭得天地变色,七彩闪烁极尽的绚烂。

“我等得太久,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回来了,终于回来了,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真的好开心……”

女子哭诉,是最开心的言语,不顾自己的失态。

千年等待,君归来。

(今天还会写一章,应该是在晚上。)xh211xh211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简介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介绍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出诊表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在线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