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剑控天下 第九章:封神蛊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1:56 编辑:笔名

剑控天下 第九章:封神蛊

“怎么样?”急忙赶来的林峰涛脸上尽是关心,见林夕手指耷在琉璃脉搏上便焦急问道。

“似乎中了什么古怪毒药,神智灵力全被封住,我尝试这冲击其脉搏,却始终如泥牛入海。”林夕皱着眉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毒并不简单。

好像在哪里听过,却始终想不起来。

“封神蛊?”林峰涛大为惊呼,脸上涌现出一丝不可置信神色,那种语气,带着强烈的不信和惊恐。

“封神蛊?”林夕同样色变,却从未听说过此毒。

“封神蛊乃大宋南疆苗人特有的一种蛊毒,二十年前一直流传在大宋皇室之中,当年皇室震怒,派兵浇灭了苗疆,自此失传,此等有伤天和毒物不是应该绝迹了吗?怎又会出现?”

“您说明白点?”林夕神色急迫,对这从小一起长大的澹台琉璃,林夕还是有着一份真情在,是她,在自己未曾凝气之前一直鼓励自己,同样是她,劝自己不可放弃。

“二十年前,苗疆苗人出世行刺皇室众人,用的便就是此等蛊毒,传闻封神蛊极为霸道,哪怕凝丹境武者中招之后也会修为神识全失,沦落为个只有意识没有行动能力的活死人,当年那群苗疆人究竟如何出现现如今已不得而知,只是知晓,有个异人通晓炼丹之道,练出解灵丹让大多王室中人恢复了行动能力,不过却都修为全废,那人,便是现如今的国师。”林峰涛一点点诉说道。

二十年前那场风波整个大宋可谓人尽皆知,而封神蛊也尽成了无数人谈之色变的恐怖之物。

“那封神蛊可以禁封修炼者之灵力神智,让其任人摆布永不动弹,经过多年的残忍折磨才会直至老死,可谓霸道有伤天和至极,当年若非国师相救,现如今的大宋王室,早已凋零不堪了。”

“那国师是否姓周?”林夕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姓周?的确是!你是说?”忽然,林峰涛同样想到此点,眼睛瞪大如铜铃,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儿子。

“若是如此,倒也说得通了,国师人和周家必然有不得而知的联系,若不然如何能轻易的得到风声蛊,解药也在其手中,而且我甚至怀疑,甚至就连封神蛊都是国师自己研出,现如今的大宋王室,或许早已被他控制下了。”林夕倒吸口凉气,他没料到,此次事情竟然还能和二十年前的往事有所联系,似乎还隐藏了一个大秘密。

“那如今琉璃怎么办?”林峰涛有些慌了,若是琉璃真的中了此蛊,以后在想要修炼,再无可能,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恢复行动能力,沦为废人一个。

“我刚刚仔细探查了一番,此毒虽说霸道,却并非无解,以我所见解灵丹治标不治本,若想全然解此毒,唯有七品还神丹方可成功。”

“七品丹药?还神丹?”林峰涛瞪大眼睛,这等丹药他从未听说,可一听是七品丹药,也顿时没了主意,要知道,七品丹药在大宋王朝能炼制的人也不过一个啊。

“对,七品丹药,等此番事了我便去为琉璃寻找七品丹药,至于现如今,等我找到那周硕之后,自会让琉璃行动自如。”林夕身上杀气迸发,周硕此人心肠歹毒,不杀他不足以平愤怒。

“父亲你可知晓大宋王朝可有人能够炼制七品丹药?”转过头来林夕再次问道。

“据我所知,整个大宋王朝能够炼制七品丹药者不过丹王一人,不过丹王已经三十年不问世事专心闭关,想要求他炼丹,几乎不可能。”林峰涛神色也开始变的纠结起来,那可是七品丹药啊,在大宋王朝简直是个神话。

“丹王?是zǐ承宗的那个丹王吗?”林夕皱眉

“就是zǐ承宗的那个丹王。”林峰涛不知其为何问出,却还是回答下来。

zǐ承宗作为四大宗门之一,甚至隐隐有超过第一宗门天宗的趋势,其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丹王和另外两个超级强者在此,其中,丹王的影响力最大。

他总感觉今日儿子变化颇大,尤其是这次消失了一天一夜之后,平日里很少说话的儿子,竟然会如此睿智,只需一句话,便可洞察一切。

难道之前的他都是伪装不成?若是如此,他子心智可就真的让林峰涛刮目相看了,不过对他而言,总归还是好事。

也没必要在去纠结太多。

“将这里的事解决完了之后,我会去拜入zǐ承宗山门,只要表现出众,天赋被人认可,拜个在zǐ承宗有不错地位之人为师,炼丹一事,自然不在话下。此时虽颇为艰难,现如今却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林夕看上去是在和林峰涛说,却好像是自言自语。

一番言论,却顿时让林峰涛差点没眼珠子掉地上。

zǐ承宗,那可是zǐ承宗啊。

大宋王朝四大宗门之一,因为有丹王坐镇,甚至隐隐间有大宋第一宗门之气运,以现如今自己儿子那点实力,外加上不能暴露的涅槃花

剑控天下  第九章:封神蛊

,简直艰难无比。

“好吧好吧,你尽管去做,出了事,还有爹顶着。”对于儿子,尤其是这小儿子,林峰涛极为溺爱拍拍林夕后背道。

见儿子极有主见,甚至想要拜入zǐ承宗,只要不出现危险,他自然十分开心,无论他的目的是救琉璃还是提升自己实力,他都没有反对的理由。

只是希望,若真的失败,这不是他的打击。

“您叫张妈好好照顾琉璃吧!我还有点事未办,今晚上可能不回来了。”将琉璃手臂放入被子,林夕脸上闪过一丝厉色。

自己设下的套或许已经初具成效了,这摘果子的时间也该到了。

“小心。”林峰涛自知道儿子所说的事情是何,神色有些凝重。

作为一家之主,若之前林青的那点异常都看不出来的话才奇怪呢。

不过自己儿子要动手,到也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对他而言,到也是个好事。

“嘿嘿,纵然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曾料想涅槃血我可感应,现如今,你的一切行踪都在我掌控之中,我倒要看看,你会如何害我。”冷笑的走出林家。

林夕身子一侧,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朝着西城一个酒楼疾驰而去。

东莞治疗白癜风医院
洛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温州男科医院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号
济南银屑病医院治病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