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神冥屠虐 第一百九十五章 张绍受伤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5:34 编辑:笔名

神冥屠虐 第一百九十五章 张绍受伤

“金大哥,金大哥,你没走吧?”尚杰一大早便跑到金瞳的门口叫道。///

金瞳走出房门,看见尚杰道“杰,怎么了?我还没走。”

“那好,那好。金大哥今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圣器阁啊,金大哥好像还没去过吧。一起去吧。”尚杰开口道。看样子好像希望金瞳能跟他一起去圣器阁。毕竟他也知道金瞳的身份,去那个宗都是没问题的。

“呵呵,不用你说,今天我便来打算去器宗的圣器阁看看的。毕竟武宗和丹宗都去过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对了,于泽好像也是器宗的对吗?他人呢?”金瞳问道。

“他已经去了,我是来叫你的。”尚杰开口道。

金瞳点了点头便跟着尚杰去了器宗的圣器阁。刚进去,便看见跑来的于泽,激动道“金兄,你今天来啦。我还念叨着金兄何时来圣器阁呢。前天执教还提起过你,看来你已经是赫赫大名了。”

“呵呵,没那回事。我跟大家一样,都是新弟子,什么也不懂。对了,我好像听说过你家是炼器家族,看来也是炼器传承的啊。想必你的炼器手段一定很强悍吧。”金瞳开口道。

“一般一般,不金兄,金兄的天赋何长老次可是提到过的。最近我们执教也说到你,说你是何长老亲口提起的一名弟子。今天你来了,执教肯定很开心。”于泽开口道。

金瞳微笑着没有接话,还是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

“嗯?你也是黄字一年的弟子?为何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时候金瞳身边的一名女弟子开口问道。

“我叫金瞳,严格来说我也算器宗的弟子,只不过之前没有来。今天算是第一次吧。敢问师姐芳名。”金瞳行了个礼道。毕竟他看得出对方应该是老一辈的黄字一年的学生,所以十分客气。

“师姐不敢当,方薇,只是个连考核都没办法通过的器宗弟子罢了。原来你是金瞳,最近执教总是提到你。”方薇微微有些惊讶道。

“相信今年你一定可以通过的。既然你我入门早,自然是师姐了。呵呵。”金瞳开口道。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着。

“小子,滚起来,你坐了老子的位置。还有,你是从哪里来的?随意来其他的课殿可是违反规定的。行不行老子把你扔出去?”这时候突然一名大汉站到金瞳的身前居高临下道。一副不把金瞳放在眼里的姿态。

“周刚,你不要太过分了。他也是我们黄字一年的弟子,而且位子根本不是固定的。人家想坐在那里坐在那里。何须你管?”方薇这时候回道。

周刚没有跟方薇争吵,而是一脸不屑的看着金瞳道“小子,是个男人别躲在女人身后,是黄字一年的又如何?老子是要坐在这里,你有意见?”周刚明显是想找金瞳的茬。这可搞得金瞳又是一头的雾水,自己也算是本分,从来没有先招惹谁,为什么总是有人找自己的茬呢?还是自己看去太善良,太容易被欺负了吗?

周刚看金瞳根本不理自己,有些愤怒,刚想甩金瞳一个巴掌。这时候方薇开口道“周刚,你住手。这里是课殿,不是你家。别太随便了,小心我告诉执教听。你别想要好下场。”

“哼,算你小子走运。”周刚哼了一声收了手,毕竟他也不想这件事让执教知道,执教的手段他还是很了解的。为了这软蛋而得罪执教根本是得不偿失。看来方薇对着小子还是有心维护,周刚想到这里更是一肚子的火,脑子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好好教训教训一下金瞳。

无辜的金瞳又不知道自己何时被人盯了。这时一个一脸大胡须的年男子走了进来。金瞳想了想这应该是执教了。年男子看见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想了想道“嗯?你是金瞳吗?新入门的弟子?”

金瞳站了起来,行了个礼道“弟子金瞳,拜见执教。十分抱歉今日才来,还请执教不要见怪。”

执教摆了摆手道“你的情况我都了解了,没关系。什么时候想来听什么时候来。对你没有那方面的制约。对了,你可有自己的炼器炉?”

金瞳摇了摇头,执教一副了然的表情随即从纳戒取出了一个炉鼎道“既然没有,那你先拿这个炼器炉练练手。表现好的话也会有更好的炼器炉,这也要看你的表现才行。给。”

金瞳接过炼器炉,大致地看了一下。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炼器炉,跟药鼎有些不同。更大了一点,重要也重的多。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弟子为何一脸羡慕嫉妒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运气也太好了吧。难道你认识执教不成?怎么一来执教将这个二品炼器炉给了你。你可知道这个炼器炉可是让我们整个黄字一年的弟子都眼热不已。执教给了你,这。”金瞳身边的方薇碰了碰金瞳的胳膊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四周的弟子都一脸那样的表情。不过金瞳也是苦笑了一声,他也不知道啊。为什么自己刚来执教对自己这么好。不过其实执教也是从侧面了解了一下金瞳这个弟子,那可是让何长老都是十分推崇的弟子,这时候交好自然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才将这二品炼器炉给了他,希望他能够记住自己的好。

“这样啊,二品炼器炉?跟二品药鼎相如何?”金瞳想了想问。

“你可别小看炼器炉,怎么说呢,二品炼器炉的价值一点都不必二品药鼎要差半分。虽然炼器师要炼丹师多一些,但也是神武大陆十分吃香的职业,并不是很多。怎么?以前你没接触过炼器吗?”方薇疑惑道。

“了解一点,但不是太熟悉。”金瞳开口道。他没说错,炼丹他倒是很有兴趣。只不过炼器说实话他兴趣并不大,不过也是看了器神卷的,也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那你运气还真好呢。”方薇羡慕道。

“呵呵,没有啦。”金瞳摸了摸后脑勺道。

方薇没有答话,她看到了执教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看。金瞳也注意到了,也不再说话,而是仔仔细细听着执教讲课。这个执教倒是讲得不错,很多知识都是金瞳不知道的。看来即便是器神卷也并不是面面俱到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见解,或许这器神卷是最权威最高深的一本器书。但也不能否认其他炼器师的毕生所积累所凝结的心血是一不值。毕竟除了器神欧冶子还有其他的强大炼器师,如器圣方茴,器尊钱盛等等那些历史数一数二的炼器师。

回到住所的金瞳回顾了一下今天执教所讲的那些知识,又将器神卷拿了出来仔细品读了一番。打算尝试一下练一练。不过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些稀有的矿石什么的,打定主意去了之前一位师兄说过的可以用神虚积分换取各种东西的万宝楼。

万宝楼的人倒是不少,金瞳来到了万宝楼前,竟然看见了袁媛。随后走了去打招呼道“师姐好巧,在这里碰到你。”

袁媛转过身看见了金瞳,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苦笑道“原来是师弟啊,好,好。”

袁媛的表现令金瞳有点怪,看样子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问道“师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你这是来干嘛?”

“我,我,我换点东西。没事的。”袁媛结结巴巴道。金瞳一开始也没当回事,跟着袁媛走了进去。不过金瞳看见袁媛居然兑换了好多疗伤用的东西,有丹药,有药贴什么的。金瞳一看知道肯定有事,问道“师姐,你怎么兑换这些东西。是有人受伤了吗?如果你还把我当师弟的吧,告诉我吧。我也能看看能不能帮忙。”金瞳一脸诚意。

最后袁媛没办法,只好道出了真相,道“这,哎,还是告诉你吧。张绍,被打了,我这是帮他兑换一些疗伤药品。”

榆林治疗阴道炎费用
鹤壁治疗龟头炎费用
平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榆林治疗阴道炎医院
鹤壁治疗龟头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