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聽沈陽人講述身邊巨變電信人回憶28年電信

发布时间:2019-11-09 02:22:17 编辑:笔名

听沈阳人讲述身边巨变:电信人回忆28年电信人生

最新式的公用

汤大同供图

汤大同供图

汤大同供图

当年的传呼机服务中心

电讯枢纽大楼曾是沈阳一景

如今的琳琅满目 本版摄影 孙海

老吕的名字叫吕波,称他一声老吕,并不是因为他的年龄,而是由于他经历了太多的电信大事:从的三次升位,到固定的平民化普及,再到BP机和的“露脸”……这些沈阳电信业近30年所遇到的大事儿,身为沈阳通络运维部经理的老吕都参与其中

约了老吕几次,原以为他会拿着公司大事记之类的厚厚资料跟侃侃而谈,但没承想一见面,老吕却非常干脆地告诉,他不用任何准备,因为他本人的经历就是一本电信“大事记”

1983年之前 家里安得够“级”

1980年,刚从辽宁省邮电学校毕业的吕波被分配至沈阳市电信局,成为一名交换机维护员吕波告诉,30年前,代表电信业的固定还是大多数人眼中的稀罕物,谁家里有一部固定,总会受到他人的刮目相看吕波表示,其实那时安并不贵,初装费只需要300元钱,但必须得够级别,除此之外,还得有市政府开的介绍信“按规定,必须是正局级干部才能有资格申请安装,如果介绍男朋友家庭情况时,说出三个‘硬件’:父母亲是局长,家里有,男孩子是大学生保准绝大部分条件优秀的女青年会动心”

1983年,当了三年机务员的老吕被任命为沈阳电信局四分局局长,成为一名年轻的干部而他上任后所面临的第一项重任就是“升位”老吕表示,因号源不足,1983年,沈阳市开始着手从5位升至6位虽然这次升位在市民眼中只是增加了一个数字,但对于沈阳电信业而言,却意味着从步进式到纵横式的转变老吕回忆,在升位的那段日子里,由于担心影响市民的正常通话,因此一切升位工作都转移至晚间进行,经常是晚上11点开始干活,一干就干一宿

1989年 拿大哥大的都是有钱亾

进入80年代末期,老吕被从基层调往了沈阳市电信局基建处而这也使他成为沈城“BP机”和“大哥大”的首批“尝鲜”者

老吕回忆说,1989年春天,沈阳市电信局接到一个紧急任务,必须在1989年9月6日第二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召开之前,在沈阳开通移动电信服务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只有广州和北京开通了移动电信服务,技术和设备全靠国外老吕回忆,当时国内其它城市都采用的是摩托罗拉公司的设备,而日本的NEC公司为了抢占国内市场,则将目光投向了沈阳最终,沈阳移动电信项目成为NEC在中国做成的第一笔生意,而价格比别的城市便宜一半

合同谈妥后,日本专家作为督导方,要对安装和调试的整个过程进行把关,他们为此次的沈阳之行准备了三个月时间,但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一个半月后,日本客人就喝上了沈阳人准备的庆功酒调试完毕后,测试工作随即展开回想起当时的一身行头,老吕觉得比较好笑“进行测试的虽说是便携式,但身上必须背着一个公文包大小的背包,里面放着电池,手中的话机是现在的年轻人只能在电影中看到的大哥大,也就是说如果不背着电池,就打不了”老吕回忆,有一次,为了更好地测试出通话质量,他的同事们选择了联营公司商场,可一进门,就被营业员和顾客给围住了,“你这是什么呀”“咋还能说话”“能一边走一边说吗”

老吕表示,从那以后,沈阳为数不多的有钱人用上了模拟说“为数不多”,是因为受技术的制约,最初的模拟容量不到2000人说“有钱人”,是因为一部要20200元,月租400元,打一分钟1元钱,一般人消费不起也正是由于容量的有限和高额的费用,当时对社会上“牛人”的描述是:一手拿着大哥大,一手叉腰,高喊“喂喂”的人但这也有例外,老吕笑称:“有一次,他在公交车上用大哥大打,周边的乘客都向他投来诧异的眼神,一些乘客暗自交流,‘那人是不有毛病啊,那么有钱,咋还坐公交车’”

1994年起 、成生活必需品

从1993年开始,由于设备更新,沈阳市民的通讯需求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当时的设备比较贵,线路、交换机、铜缆等还都依靠进口,因此,安一部需要4000多元钱”老吕表示,由于号源有限,市民还必须得排号,而1994年以后,随着初装费的逐步降低,沈阳用户开始爆发性增长,仅1994年就放了20万个号,1995年放了30万个号

1998年5月17日,沈阳从七位升至八位担任基建处处长的老吕整整为此忙活了半年对于为何选择“2”、“8”前缀的升位方式,老吕坦言,这是为了尽量避开重叠,但即便如此,沈阳依然有20多万部因有重叠可能被迫改号

随着时间的推移,、固定普及率在沈逐渐提高其间,老吕又和他的同事们参与了沈阳移动电信“GSM”基站的建设工作老吕坦言,通过大家的努力,市内的一片片区域从信号盲点到开电信号,让他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成就感回首28年的电信人生,老吕笑称:“真不如当初学经济啦你看,搞电信的人,经济得学、管理得学、会计也得学,尤其是作为一名中层干部,更要一直学以前我是中专的底子,只有一点儿计算机基础,但工作后,我陆续学会了计算机和英语,没办法,不跟进就得被淘汰”老吕告诉,如今,身边的电信设备已经有了千万种面孔,它快捷得让那些从30年前走过、亲睹了电信业发展的人回首仿佛在梦中然而这30年毕竟不是梦,电信业从一开始的简单业务,已逐渐演变成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信息化趋势的加剧,好戏还在后头呢本报 白昕

(感谢沈阳通、沈阳移动及热心读者汤大同协助采访)

小儿咳嗽怎么治
生物谷
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