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三百二十七章 盗猎者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3:40 编辑:笔名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三百二十七章 盗猎者

第三百二十七章盗猎者

三只小老虎的哀鸣声把王耀唤回现实,苏海走过去把奄奄一息的小白虎抱在怀里,转身往山下走。

王耀把另外两只被抽在地上起不来的小老虎抱起来,两只乳牙还没长出来的小老虎愤怒的撕咬着王耀的手掌,王耀抱着他们往下走,藏狮群们开始跟着撤退。

王耀走了两步转头发现白狼和狼群们还在原地。

“大白,走了。”王耀对着白狼喊道。

白狼转头看了眼王耀,走到火堆前开始撕咬剩下的生肉,狼群聚集在它身后,像是一群等待命令的士兵。

王耀愣住了。

白狼吃的很快,伴随着越来越远的呼啸声。

“嗷呜!~~”吃完最后一口的白狼仰头长啸,随后狼群跟着狼嗥起来,像是接替刚才震慑山林的呼啸声,此时狼声遍野。

王耀看着白狼,发现它对自己咧嘴露出森然还沾着血渍的獠牙,似乎笑得十分邪魅。

然后一瘸一拐的转身跟着大老虎消失的方向,带着狼群。

树林中草木被撞动的声音和狼嗥声带动了夜晚的风,吹得王耀有些眼热,心中无比的憋闷。

手中的小老虎还在挣扎,王耀转身朝着下山的路飞奔起来,一直跟在王耀身边的绛曲犹豫了一下,转身往狼群那边追求。

王耀停下脚步,犹豫片刻没有唤回绛曲,转身下山。

耳边风的呼啸声让他忘乎所以,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把小老虎和郑晶晶他们送回山下,然后上山。

火力全开的王耀奔跑速度绝对超过大多数的短跑运动员,即便是在山林这种复杂的环境下。

“这家伙跑的好快啊不会摔倒吗?”王耀超过藏狮群护送的郑晶晶他们时,金泰然惊叹道。

郑晶晶紧锁着眉头,眉宇间闪过一丝担忧。

王耀跑下山后到寺院的时候,刚好徐守成带着的部队也赶来了,二十几辆吉普车上跳下来带着枪械的士兵。

一身军装,连扣子都系错的徐守成在门口碰见了狂奔而来的王耀,错愕了一下还不等打招呼,就被他手上抓着的两只小老虎惊道了“这,这是老虎崽子???”

“枪声响起到现在一共四十三分钟,老虎跟狼群去找声源,当时枪声应该在两公里外,四公里内,不是普通猎枪,方位在东南。”王耀把手上一路被颠簸的要吐了的小老虎递给苏勇,转头对徐守成说道。

徐守成目光从小老虎身上移开,神色严峻“你是说?老虎跟狼群都冲着偷猎者去了?”

“老虎是血亲复仇,配偶被杀之后,它是去求死的。狼群也是去报仇的。”王耀沉声说道“山上的猛兽大概应该也没有别的了,如果人数足够,可以封锁抓捕。”

“这座森林直接连接后面的山脉,抓捕工作太大,只能尽力,我派遣了直升机。”徐守成说道“你等消息吧。”

“我跟你一起去。”王耀沉声道。

“不行,这不是你能插手的事情。”徐守成正色道。

“他们猎杀的是我教守护者,如果你不想背上宗教官司。”王耀面沉如水。

徐守成愣住了,王耀这个样子,真的挺陌生的。

“老虎追猎不会硬来,但是会穷追不舍,狩猎方至少应该在十个人以上,才能逼退两只成年老虎,狼群驰援或许能困住狩猎者,我们有机会。”王耀沉声说道“怎么联系你们的直升机?”

徐守成递给王耀一个手电筒一样的东西“这个传出的光源直升机能接收到。”

王耀看了看徐守成身后士兵的枪“这个不能借给我一把吧。”

“你疯了?非法持有枪械是要坐牢的!”徐守成冷喝道。

“我就是问问。”王耀笑了笑“你们按照你们的计划,到时候我们碰头。”

王耀将身上的纱袍脱掉,把包裹里的三把藏刀背在身后向着外面走去。

“你这混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徐守成错愕的看着王耀翻身上了寺院外的大红马,追出去叫道。

王耀勒住缰绳“麻烦徐大哥留几个人照看一下我朋友,藏狮群我带走了。”

说着王耀催动马匹向着山林而去。

“这,这王先生身手也太俊了吧?骑术这么好?”徐守成身后的一个士兵惊叹道。

“我怎么感觉有一种侠者之风?”另外一个士兵抓了抓头。

“愣着干什么吗,上车抓人!”徐守成转头气急败坏的向着吉普车走去。

王耀骑着马,刚好遇见了下山的郑晶晶和藏狮群。

“你这是干什么去?”郑晶晶娇声叫道。

“去找绛曲。”王耀吹了个口哨,藏狮群们向着王耀涌过来。

苏海看了眼王耀,点点头,召回一直花色的藏狮。

王耀骑着马带着藏狮群们再次入山。

“他,他,他会不会有危险啊。”莫可有些慌了。

郑晶晶转头看了眼莫可,轻轻摇头。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和车灯由远及近,一辆辆驶入山中。

“希望没事吧。”徐卿美默默的祈祷着。

夜晚骑马比走夜路安全,因为马的夜视能力要比人好很多,王耀试着寻求系统帮助定位,但是系统没有这个服务

好在索娜它们对绛曲的气味很敏感,在山中穿梭了将近一个小时,天上的直升机好像都绕了好几圈了,终于又一声枪响惊了王耀胯下红马。

控制好惊马,藏狮群已经在索娜的带领下向着枪响声狂奔如密林去了。

王耀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地图,最后按照自己的推算选了另外一条路。

今夜响了两声枪,说明偷猎者是抱着决心猎杀老虎的,第一声可能是遇到了别的野兽,第二枪一定是遭到了老虎或者狼群的袭击,面对狼群和老虎的联手,他们肯定会选择逃跑。

王耀催着红马,在林间奔驰了十几分钟后,虎啸声和枪响声再次响起。

王耀神情一凛,停下马步行往前,正面撞见了被追的仓惶逃窜的偷猎者。

英文的咒骂和惊叫让王耀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越境偷猎者。

从身后拔出藏刀,王耀像是一抹幽灵在参天大树的遮掩下,寻找着最佳的位置。

对方手里有枪,王耀还不至于傻到正面袭击。

偷猎者的叫喊声越来越近,枪响声也越来越密集,每一枪都让王耀心脏不自然的收缩,因为很可能带走一条生命。

猎枪带走的生命,跟物竞天择食物链自然规律带走的生命虽然都是生命,但是却有本质上的区别。

因为猎枪是为了万恶的贪婪和多余的欲望而猎杀生命,老虎因为美丽的皮毛被盯上,有人出价格,有人去猎杀,但是老虎美丽的皮毛能为人类文明带来什么正面价值?

没有任何正面价值,反而因为愚昧变得丑陋。

在火枪面前,任何生命都是脆弱的,而掌管着火枪的种族却肆意虐杀脆弱的生命,这本身就是一种罪恶,强者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弱小,如果强者欺凌弱小,那么将是末日的前兆。

在多余的欲望和利益驱使下去猎杀幼小的生命,那么人类就成为了欲望的奴隶,身上与牲畜最后一丝区别的人性也就慢慢消解了。

人类用几十万年的时间将自己与野生动物区分开来,自己建设起来的围栏,区分人类和野生动物。

但是在利益和欲望的驱使下,有些人正在试图翻越这个围栏,把自己变成牲畜。

人类凭借智慧在围栏内构建了一个相对完整,能够形成体系的自然生态系统,这是人类的伟大之处,尽管因为发展,侵占了很多属于其他星球居民原本的生存栖息地。

世界上所有的物种都是有某种目的和命运注定的。

人工培养的肉食猪和野猪都是猪,都是生命,为什么要保护野猪,而吃肉食猪。

那是因为宿命和工作义务不同。

首先在死亡面前,所有生命都是平等的,无分高低,没有贵贱。

肉食猪从出生,就得到人类的饲养和保护,它们没有野生动物那种自食其力的生存状态,或许这不是它们想要的选择,但是即便是人类,也没有那么多选择,选择这件事情,本身就没有比较性可言。

肉食猪的宿命,因为接受了人类的饲养,所以最后回馈给人类肉食,这是一个简单的循环,也是宿命。

宰杀肉食猪或许是提前在剥夺它的生命,但是因为空气污染还在提前剥夺人类的生命呢,在生命长度这个方面,两者没有差别,就好比雇佣关系,人类喂养了肉食猪,获取报酬这是正常的雇佣或者交易的范畴。

工作不分贵贱,肉食猪的特长就是产出食用肉,就像是人类繁衍后代,是为了继承自己的血脉和精神遗憾一样,从某种角度来说,人类和肉食猪的工作都是为了人类繁衍中重要的一环。

但是野生动物没有这个义务,因为它们是大自然的孩子,它们自食其力,自我繁衍,既没有侵占人类的领域,也没有主动危害人类生命安危,人类对野生动物是没有任何剥夺其生命的权利。

衡水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上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中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衡水治疗阳痿方法
上海治疗卵巢炎费用